片名概括了韩国教育七十多年的发展轨迹-电影资讯网
点击关闭

社会政府-片名概括了韩国教育七十多年的发展轨迹-电影资讯网

  • 时间:

西昌消防发起总攻

七十年間,韓國政府通過不斷的改革、投入與妥協,小心翼翼地維護着脆弱又卑微的公平,卻讓教育和高考一步步走向了瘋狂。一手遮天的財閥、大而不倒的名校和望子成龍的家長背後,藏着那個所有人都明白、卻又不願面對的真相:

1945年,日軍投降,二戰結束。脫離日本統治的韓國政府接手的是一個經過了近50年殖民教育,國家文盲率高達53%、只有14%的人接受過學校教育的新生國家。

此外,韓國鼓勵私人辦學,在早期確實降低了政府普及教育的成本。但以營利為目的的民營辦學最終逐漸退出了基礎教育領域,轉向溢價更高的課外輔導和高等教育。當社會教育資源競爭加劇時,私立教育立馬就成為家長們軍備競賽的軍火提供商,成為加劇社會貧富分化的催化劑。

2.頒佈《產業教育振興法》,大力扶持職業教育,鼓勵適齡青年接受技校、專科院校培訓,儘快為工業建設添磚加瓦;

與上世紀七十年代大學供給不足時代一樣,考生們選擇參加課外補習來為自己贏得優勢。根據韓國統計廳2012年的數據,全國中小學生以升學為目的的課外補習參与率達到69.4%。父母收入越高、社會地位越高,就越是重視孩子在課外輔導上的投入。韓國教育部的一份報告顯示:2016年月收入為700萬韓元(4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家庭,每月課外補習支出達2600元人民幣,是月收入100萬韓元(6千元人民幣)以上家庭的9倍。課外補習費用占韓國家庭消費支出之比達到12.6%。

這場和中國高考一樣關乎人生的重要考試,從早上8點持續到下午5點,考生需要在一天之內考完五門學科。連續九個小時的奮戰是一種意志力的考驗,不少考生都戴上尿不濕進入考場,以節約上廁所的時間。

此時原本為抑制中考惡性競爭而頒佈的高中均衡化政策開始顯得不合時宜。1974年高中入學率剛剛突破30%,為保障教育公平,緩解學生壓力,政府決定加大對基礎教育的財政投入,同時採取抽籤入學的方式打破重點高中的師資生源壁壘。方案得到了社會底層民眾的支持,但也一直深陷質疑。

整個九十年代是韓國高等教育的黃金期,毛入學率爆髮式增長,1997年大學的毛錄取率突破52%,高居世界第八位。而這恰恰是韓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時期,從1987年人均GDP超過3000美元到1995年突破1萬美元,韓國僅僅花了八年,高等教育的彎道超車居功至偉。

朴正熙政府為推動經濟發展,曾大力推行計劃生育政策,導致韓國生育率在七十年代下跌,18歲適齡人口在1990年出現峰值后逐年下降。這導致考上大學變得不再難,但由於教育資源逐漸向名牌大學集中,考SKY級的大學,逐漸成為高考夢魘。

1968年,政府公布《長期教育綜合計劃(草案)》,正式提出了「教育立國」的國家戰略。朴正熙政府對教育大刀闊斧的改革創造了韓國在70-80年代的經濟奇迹。韓國教育也在這期間完成了「弘益人間」的階段性歷史使命,小學生數量增長了約千倍,初、高中生增長了約40倍,專科(包括大學)生增加了50多倍,小學初高中入學率分別高達99%、75%、54%,國家基本實現了教育現代化。但在取得卓越成績的同時,隱患也埋下了種子。

這一慘絕人寰的案件或許過於極端,但高考帶來令人崩潰的壓力確實是很多韓國青少年的噩夢,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興趣愛好統統要為學業讓步。據2017年《世界衛生統計》,韓國10-19歲青少年自殺率居全世界首位,而「成績和升學問題」連續10年成為韓國青少年自殺的頭號死因。

當時,朝鮮半島南北分治,近九成的礦產資源集中在朝鮮。一窮二白的韓國上下,卻相信一句老話:再窮不能窮教育。

親歷1997年金融危機的家長們從小就將孩子置身緊張的氛圍中,告誡他們人生唯一的目標就是考上好大學。《天空之城》中學霸苦讀的情節並非是藝術的誇張,韓國教育廣播公社(EBS)的紀錄片《學習的背叛》更詳細地跟蹤了韓國青少年們六點起床、凌晨回家、每天花16個小時在學習上的艱苦生活。

韓國政府在義務教育普及上的遠見卓識,創造了韓國的經濟奇迹,而經濟騰飛永遠能掩蓋所有問題。當增長開始放緩,各種各樣的弊病也隨之暴露。

然而敲開三星、LG、樂天等大公司求職大門的唯一鑰匙就是頂級學府的學歷。在高等教育普及的韓國社會,七成年輕人擁有本科學歷,但只有2%的人有機會踏入SKY級別的名校。考不上SKY就意味着失敗,每年有20%以上的考生選擇復讀,2018年的9位滿分考生中,8位是復讀生。

韓國《中央日報》分析了韓國大學畢業生2014年到2017年的就業數據,發現名校也沒能避過就業寒潮。大學生平均就業率從64.5%下滑到了62.6%,創下2011年來新低,而SKY名校的就業率下滑幅度甚至超過了普通高校。

從某種意義上,片名概括了韓國教育七十多年的發展軌跡。正是義務教育普及、中學教育均衡、職業教育推廣、大學教育擴招的努力,讓國家完成了「弘益人間」的教育格言,兌現了憲法中「所有國民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的承諾。但伴隨着社會資源分配不公,貧富差距的拉大,教育和高考逐漸成為社會聲討的對象。

然而,韓國高考早已不是單個學生的較量,而是家庭、階層之間的競爭。今年韓國熱播劇《天空之城》這部反映韓國中產階級在殘酷高考競爭前不擇手段、人性扭曲的黑色喜劇,引發了韓國社會的強烈共鳴。這部劇的英文劇名《SKY Castle》別有意味,SKY是韓國三所頂尖大學——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和延世大學的英文首字母排列而成,而Castle則既指「城堡」,也指「圍城」。

從建國之初,韓國就積極扶持私立教育。在發展中,逐漸形成了政府公共支出主要用於普及義務教育,私立教育主要投身於高等教育的格局。

這次改革還徹底改變了高考唯分數論的考核模式,要求加入20%-50%的高中內審(學校推薦)考核。不唯分數論,在殘酷升學戰爭中帶來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

在這期間,韓國高等教育悄然發生了兩個方面的變化:名校中心化和招生自主化。

面對《天空之城》里的經典設問「只要能把孩子送入好大學,就算最終落得親子關係破裂,甚至家破人亡,你也願意嗎?」恐怕不少韓國家長心中也沒有底氣回答。

獨立之初韓國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是師資力量不足,當時三萬三千多名中小學教師中近70%是日本殖民者,隨着他們戰敗回國,韓國教育界就像被滅霸打了個響指,有生力量消失一大半。為解決這一問題,政府決定集中力量辦大事,將京城帝國大學、京城師範大學等十所高校合併為首爾國立大學,全力發展教師資源。

1948年,韓國將「弘益人間」的教育思想正式寫入新憲法,同時規定小學階段實行義務教育。次年發佈的《教育法》則詳細制定了小學、初中、高中、大學6334的現代化學制,並參照美國教育體系,設置了地方教育自治的結構,成為日後私立教育大發展的基石。

2011年11月24日,一名18歲的池姓考生因捅死自己的母親並藏屍在房間內,8個月後被捕。在3月模考中,在全國七十萬考生中排4000名左右的他謊稱自己考了62名,但母親對此並不滿意,用棒球棍對其進行了毆打,勒令他必須下次考到第一名。由於擔心母親前往學校了解真相,最終決定痛下殺手。

面對慘淡的現狀,加強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教育便成為了光復后韓國統治者的共識。1941年,還委身於上海租界的韓國臨時政府就發出了「弘益人間、梨花世界」的國家教育宣言,這句話源自朝鮮創世神話,也詮釋了韓國第一代政權對教育的看法:開啟民智,普惠民眾。

1.從1962年起連續實施了兩期《義務教育設施擴充5年計劃》,通過政府買單加快教育基礎設施建設;

一直到上世紀60年代,韓國還是不折不扣的農業國。巨大的差距讓時任總統朴正熙痛心疾首,也促使他開始向中蘇取經,拿出了振興工業的一五計劃。但此時的韓國教育卻遭遇了供需兩缺的問題,戰爭結束后,韓國在1958年前後迎來了嬰兒潮,生育率一度高達6.3,但師資問題卻一直得不到解決。1965年,韓國初中入學率僅30%,孱弱的教育拖了工業化的後腿。

3.強制取消初中考試入學,並創造性地提出了「考試+搖號」升高中的方法,以便分流更多學生到技校與專科院校。

伴隨着義務教育完成普及,平準化教育已經不能滿足社會對多元化人才的需求。素質教育思潮逐漸抬頭,1995年政府啟動了一項以培養學生興趣愛好和創造性為原則的英才化改革,擴大了大學在高考中自主招生的權利,將高中內審制替代為反映學生綜合素質的生活記錄簿,奠定了如今韓國高考的格局。

《天空之城》中社會精英通過成為銀行超級VIP,享受頂尖水平的高考協調員服務,由專業人士為孩子設計編寫「綜合生活記錄簿」的橋段是韓國社會的真實現象。試圖引起全社會反思親子關係的《天空之城》播出后,家長們不但沒有反思,第一反應卻是「到哪兒去找劇中那樣優秀的高考協調員?」導演趙賢卓無奈感慨:「這就是韓國教育的現實。」

此時也恰是韓國經濟的一個轉折點,從重工業的蒙頭狂奔,到減速換擋、產業升級,科技興國成為國家戰略。三星、LG等財團初涉半導體、面板等高新技術行業,社會對高端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旺。

望子成龍的家長們質疑這種教育耽誤了自家孩子考大學,紛紛不惜重金將兒女送進課外補習班,發燒一般的課外輔導很快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對此,全斗煥政府適時地拿出了「教育良性發展和防止課外輔導經濟過熱的措施」,即著名的「730教育改革」,其核心內容為:大學擴招、延長職業教育學年、嚴禁課外輔導。但這一政令並沒有徹底消滅課外輔導,家長、輔導機構一度與政府打起了游擊戰,這種博弈持續至今。

1980年的韓國顯得格外動蕩,風口浪尖中上台的全斗煥亟需民意的支持。自1945年以來,高考已經在大學自主招生和全國聯考之間經歷了6輪的反覆折騰,「朝令夕改」式的改革永遠無法使大多數人滿意。讓更多家庭享受到大學教育,成為政府的當務之急。

日本高中盛傳所謂的「四取五落」,即每天睡4個小時就能考上理想大學,睡5個小時就會落榜。但韓國高考的現實可能要更加殘酷,想要贏得這場戰爭,「父親的財富,媽媽的信息,孩子的努力」三者缺一不可,而父親的財富、媽媽的信息重要程度可能還在孩子的努力之上。

找到合適的課外輔導班和高考協調員的重任往往就落在母親身上,考生媽媽會尋找家庭條件相當的夥伴搭建交流圈子,互通有無,選擇優質補習班和值得信賴的協調員。優質資源的稀缺性導致這樣的圈子常常是封閉的,如果哪位媽媽泄露機密,就會被毫不留情地踢出去。成功將孩子送入SKY名校的媽媽則會享受到崇高的社會禮遇。

大韓迷途2016年韓國教育廣播公社拍了三集紀錄片《學習的背叛》,片名分別是「學習不會背叛努力的人」「我為什麼討厭你」和「夢想的資格」。

更為可悲的是,即便踏入名牌大學,也並不意味着逃出生天。韓國大學生的失業率近年來飆升,大企業的工作崗位有限,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大學生也不願意屈身成為工人。教育的錯位形成了「大學生滿街跑,水電工卻找不到」的扭曲狀況。

2007年韓國暢銷書第一名《88萬韓元世代》描繪了年輕人的尷尬處境:韓國20歲左右的年輕人中,只有5%有機會被錄用為公司正式職員,擁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韓國人均年收入已經達到2萬美元水平,然而剛畢業的大學生大多隻能拿到88萬韓元的月薪,摺合人民幣不到6千元。

補習班的費用或許普通家庭還可以勒緊褲腰帶攢上,但「素質」是很難用錢買到的。九十年代末的「英才教育」思潮下,為了讓韓國「寶寶」們高興起來,大學錄取開始考量學生的綜合生活記錄簿,即對考生高中三年的學校表現、社會實踐、課業成績進行評估,並折算成相應的成績。

原標題:韓國高考路在何方?2020學年的韓國高考於今年11月14日結束,約54萬人報考。高考當天,整個韓國都高度戒備,為考生們讓路和服務。國家機構、大型企業甚至是股市開盤都延遲一個小時,以避免形成道路堵塞。為了配合英語聽力考試,飛機起飛和降落都暫停25分鐘,穿過領空的飛機必須保證飛行高度高於3000米。

看似不經意的兩個變化,卻最終讓韓國高考演變成一座「煉獄」。

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成為拐點,當時的第二大財團大宇集團倒閉引發了連鎖效應,大量企業陷入經營困難。當裁員潮來臨,高學歷成為護身符。現代重工工程師閔喆九就向採訪他的日本調查官直言:「金融危機后,社會兩極分化更加明顯了。三星、現代這樣的大企業,普通職員的年薪還可以拿到五千萬韓元,小企業做同樣工作的員工就只能拿到兩千萬,因此全社會拼了命地向上流社會爭擠。」

戰爭中韓國八成的學校毀於戰火,為了發展基礎教育,韓國小學一個班級常常有100多名學生。在這樣的環境下,依然有90%的適齡兒童接受了小學教育,為之後經濟起飛的「漢江奇迹」奠定了基礎。

20世紀80年代,SKY梯隊中排名第一的首爾大學三分之二的學生都出身貧寒,而如今其一半的學生都來自於富裕的首爾江南地區。補習班和綜合生活記錄簿的存在,讓富家子弟在起跑線上遙遙領先。若就入學考試的成績來說,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平均要比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高出43分。學習真的不會背叛努力的人么?

踏入SKY級別的名校,就意味着更好的工作機會、人脈資源甚至是婚戀對象,於是高考成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每一位學生家長對於高考的殘酷都有着切膚之痛。《天空之城》真實地還原了韓國家庭對於高考的那種絕望性投入,因劇中金句頻出更是被社會奉為「人生劇」。韓國副總理兼教育部長尹恩惠就表示「該劇真實地反映了江南地區的教育現實」。

這種對教育不計成本的投入再度引發了政府的擔憂,2014年,堪稱史上最嚴的《教育正常化及限制提前教育的特別法令》出台:禁止課外輔導教授超綱知識,禁止考試出現超綱內容,禁止在自主招生中考查超出課本的內容。然而這種改革,只能短暫壓制市場繁榮,改變不了供需兩旺的畸形生態。

1981年,《教育稅法》的推出強有力地保障了教育財政的投入,此後公共教育經費支出占政府財政支出的比重就一直超過20%。與此同時,國民的「終身教育」被納入到國家憲法中,成為韓國四大國政目標之一。高考在教育全局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先來回顧一下當代韓國教育的發展之路,看看它的利弊得失。

面對未來,韓國教育需要回答的是,民眾和考生到底還有沒有夢想的資格?

經過六七十年代的市場經濟活躍,不同教育背景的工資水平差距逐步拉大。大學畢業生在八十年代初可以拿到1400美元左右的月薪,而高中生就只有700美元。民眾對大學教育的渴望愈演愈烈,然而中學擴招和有限的大學教育資源之間形成了錯位,1980年的大學毛入學率僅為15%左右,競爭相當激烈。

《學習不會背叛努力的人》一集中的主角允藝媛,出身於偏遠村落。十六歲的她生活中沒有漫畫、網絡和娛樂明星,她每天要在書桌前枯坐十幾個小時,長期寫字讓右手布滿老繭。不少韓國學子在網絡上全程直播自己的學習,允藝媛不時打開直播軟件看看他們,因為「只有親眼看到別人的努力才能刺激到自己」。

條條大路通羅馬,但羅馬人築起了城牆。

夢想成為醫生的她知道自己擁有的資源相當有限,想要考入理想中的學校就必須不分晝夜地刻苦努力。與首爾的學生相比,允藝媛能依賴的唯有自己的勤奮。雖然她已經非常努力,但進入高中后的第一份成績還是給了她當頭一棒:在學校的359人中,她排名313,越努力,差距似乎越被拉大。

講究實用主義的朴正熙政府對這種教育現狀採取了有針對性的三大措施:

經濟發展中,高速的城市化導致大城市的教育資源要遠遠優於偏遠地區,以至於當時社會流行着這樣的順口溜:「如果你有一匹馬,送它去濟州島;如果你有一個兒子,送他去首爾。」集中的教育資源帶來了激烈的社會競爭,早在六十年代,就有學生因不堪中考壓力選擇自殺。

今日关键词:志村健因新冠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