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在2002年推出了“U21政策-太湖新闻网
点击关闭

政策俱乐部-中国足协在2002年推出了“U21政策-太湖新闻网

  • 时间:

拜仁击败切尔西

2019年12月31日,中國足協公布了2020賽季的一系列政策,當時記者給中國足協點了一個大大的贊,原因很簡單:提出並列入預案,以及提出但沒有列入預案的「想法」很多,其中不少可謂是「惡政」,但讓人欣慰的是,中國足協最終推出的一系列政策,是比較符合俱樂部預期的,也是比較符合球迷及媒體預期的。

1月16日訊 隨着昨晚國奧在U23亞洲杯小組賽最後一輪中負于伊朗,小組三連敗出局,無緣東京奧運會。今日《足球報》撰文對中國足球進行了三重解析,分別是亂政之禍、青訓之苦以及制度之困。

良好的機構是,技術官僚責權利明細,是在長期目標和有效機制下工作的,如此,即便高層領導變動,整個機構的決策和運作都會很順暢。但現在,所謂的「中國足協技術官僚們」都在為自己的位置憂心呢——這是決定養家糊口或者能否過上更好日子的大事情,中國足球的成與敗,且放一邊去。他們不作為,這足球的事情就真的很難搞了。

給中國足球最後一擊的是國企退出潮:2004年年初,《足球》曾經對此進行了報道,結果被取消採訪資格,但事實證明,在民企並不給力(比如實德系、健力寶系)的情況下,國企的大面積退出給了中國足球重重一擊。隨後的事實證明,在中國青訓最黑暗的時候,始終系統堅持青訓的恰恰是山東魯能,目前山東魯能在中超本土球員的比例超過10%,此外,徐根寶培養了一批優秀的球員,但背後的支持者上海東亞同樣是一個國企,當時民企中始終堅持青訓的只有綠城。

還有另外兩件被遺忘的事情:其一,中國足協今年沒有舉行「中國足協技術發展大會」。這個會議的前身是「中國足協教練員大會」,最早在2011年舉辦,2016年12月和2017年12月再次舉辦,2018年11月更名為「中國足協技術發展大會」,當時與會人員高達500人,這是一個進行研討和統一理念的會議,但到目前為止,這個會議沒有跡象要召開。

1994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改革,2001年,國家隊晉級世界盃,但變數其實在國足殺入世界盃的同時誕生——這一年,爆發了甲B五鼠事件。實際上,圍繞「豪賭世界盃」,2001年初,中國足協宣布取消升降級,當時的調查顯示,2000年甲A場均1.99萬人,但2001年甲A場均已經下滑到1.83萬人。

如今,仍舊有聲音抨擊國企投資足球,包括有關方面也不斷「督促」魯能退出足球,難道悲劇還要再一次重演嗎?國企投資足球有利有弊,但至少可以保證中國足球資本構成的多元化,保證中國足球的抗風險能力,畢竟國企的社會責任擔當在目前來看還是私企無法比擬的。

兩個非常簡單的例子:第一個例子是外援名額,2017年,時任中國足協的決策層決定中超減少外援,從此前的註冊4+1、上場3+1,更改為注4上3,但僅僅3年之後,現在中國足協又恢復了外援註冊和上場的限制,變成註冊6報名5上場4,三年就繞了一個圈。

此外,影響深遠的「七君子事件」(北京國安、大連實德、深圳健力寶、上海中遠、四川冠城、青島頤中和遼寧隊)也對中國足球的改革產生了重大影響,當時俱樂部提出了政企分開、管辦分離的訴求,最終被足協強力壓制。

第二個例子:2018年,中國足協決定進行機構改革,由原來的10多個部門變更為30個,理由很充分:扁平化管理、功能細分,解決足協人員嚴重匱乏的難題。看起來,也是有道理。

當時減少外援,說的是給中國本土球員更多的機會,尤其是讓前鋒有機會得到鍛煉,以利提升國家隊水平。聽起來很有道理,現在增加外援,最初的動議其實也是圍繞國字號,是希望通過提升聯賽質量,讓本土球員「國內留洋」,進而提升實力,當然後來則是為了世俱杯以及和亞足聯政策接軌。

問題的關鍵有兩點:其一,7傢俱樂部中的5家也不是什麼「好鳥」——實德系和健力寶係為害之烈不亞於足協的亂政。如今,這7傢俱樂部只有隻剩下一個半在中超——北京和大連(大連只能算半個);其二,這7傢俱樂部提出的方向並無問題,即便不支持這7家,中國足協完全可以在這個方向上進行積極的探索,但直到今日,職業聯盟還沒有成立。

亂政之一:缺乏方向感。足協每次換屆都不是為了更好的發展,而是「尋求另一條出路」,所以,自然是換一屆主管領導,就換一個思路,而且,足協主管領導還會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比如一會兒「世界盃戰略」,一會兒「奧運戰略」,他們無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走,所以這麼多年來思路變來變去,中國足球也便像無頭蒼蠅一樣。

其二,中國足協今年沒有舉辦「青訓工作會議」。這讓很多從事青訓的人士很納悶:怎麼就不辦了呢?而在一年多前,2018年12月,足協在武漢召開了「青少年足球競賽工作會議」,2019年1月,在深圳召開了「中國足協青訓工作會議」。

必須要說的是,俱樂部也別裝清高,他們同樣是中國足球亂政的推動者:被足協否決的一些神奇的提案和預案,比如什麼合同到期頂薪強制續約,以及現在就廢除原有合同重新簽訂新合同等,其始作俑者都是俱樂部,有大俱樂部,有小俱樂部,有新俱樂部,有老俱樂部。這和當年卑劣的「實德系」、「健力寶系」一樣,都是為了一己之私。

30年困境  始於15到20年前的亂政

其實,具體到中國足協管理層的每一個人,他們可能都是全心全意想搞好足球的,但是,急功近利的思想一直在作祟,朝令夕改的毛病從來沒改變(因為亂政,有些也不得不改),加上內部機制的混亂,每個人都在其中身不由己,隨波浮沉,再加上很多人根本不懂足球,不亂政才怪了呢。

2004年,甲A變為中超,但中超也取消了升降級,這一次原因是「奧運戰略」。數據顯示,2004年中超場均上座1.10萬人,2005年1.03萬人,可以說,從2000年到2005年,中國頂級聯賽的場均上座率被「腰斬」——這是崩盤式的下滑。

「其中之艱難,不足為外人道」。中國足協的一位人士在政策落地之後對記者感慨。

亂政之三:迷失的技術官僚。這個提法有些奇怪,中性的角度就是擁有專業背景的官員,足球領域就是擁有足球背景或者長期足球從業經歷的中層官員(高層基本輪不到他們),他們好或者不好,取決於高層管理者,如果高層管理者充分放權但又合理監督,他們是可以發揮重要作用的,如果高層管理者自己都搞不明白,他們自然就隨波逐流了。

就今年新推出的政策而言,我們需要給足協的這一屆領導班子點個贊,但是,就整個中國足球的決策機制而言,我們看到的仍舊是亂象。

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這其實也是中國足球亂政的幾個典型特點:

今日亂政  還要重複昨天的故事21世紀已經走到了第20個年頭,但今日中國足球的決策機制就理順了嗎?並沒有。

現在最新的方案是,中國足協要再次進行機構改革,由原來的30個再次縮減為十幾個,理由同樣很充分:原來足協機構之間互相推諉,效率低下,現在需要提升效率。同樣,也很有道理。

圍繞「奧運戰略」,中國足協在2002年推出了「U21政策」,隨後圍繞2008奧運戰略,中國足協也開始漠視國家隊建設,結果連續多屆亞洲區預選賽,國家隊連小組賽都沒有出線。

(編輯:姚凡)

隨着李鐵出任國家隊主教練,足協再次提出「大國家隊」建設——連「中國足協技術發展大會」都不開了,還談什麼「大國家隊」建設?

至於政策之混亂,只是多頭領導帶來的副產品而已。

亂政之二:多頭領導。比如剛才所說的,新一屆足協領導班子在聯賽政策上做得很不錯,為什麼卻忘了「教練員大會」和「青訓工作會議」呢?原因是,新一屆足協領導班子一度沒有獨立的決策權,主管領導或者相關人士總會發出各種各樣甚至相互矛盾的指令,中國足協決策層的內部協調機制都是混亂的,中國足球的決策機制又如何理順?什麼這會議那會議,真顧不上了,能解決聯賽政策這個燃眉之急,已經不容易了。

今日关键词:联合国发蝗灾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