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有企业破产法律制度解决了破产企业的债权债务问题-上海写字楼新闻
点击关闭

执行解决-现有企业破产法律制度解决了破产企业的债权债务问题-上海写字楼新闻

  • 时间:

加总理致信李玉刚

張少華告訴記者,從國際上的經驗看,個人破產制度保護的是「誠實而不幸」的人,即個體在誠實守信的前提下,因為投資失敗、不可抗力等原因無力償還債務,可以向法院申請破產,法院會根據其情況進行裁定。

他認為,個人破產制度實施,離不開信用制度、公開制度、第三方監督機制等多個配套措施的實施。「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借貸關係中,比如家庭用電、用氣等,都是先用后繳費;比如坐的士,也是下車付款;等等。」他說,事實上,個人破產制度,有助於我們每個人建立風險意識。

「現有企業破產法律制度解決了破產企業的債權債務問題,但解決不了破產企業股東自然人及與股東關聯的自然人的債務。破產重整救得了企業,卻救不了老闆,那麼企業家的創新、創業的動力就受到很大消極影響。」仇連明說,同時,因個人債務解決不了,債務人不願或不配合,反過來也會影響企業破產。另外,這也是暢通現有部分「執行不能」案件依法終結的有效路徑。

張少華也持有同樣觀點。「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不僅要為各類市場主體『進』打開大門,更要為『退』暢通渠道。從目前來看,與『進』相關的市場准入、市場監管改革等一直在大刀闊斧地進行,而『退』的力度不夠、各項制度間的協調配合還不夠。」他說,有進有退、進退順暢,才能促進市場經濟的良性循環。

他說,要根據具體條件確定如何免責及免責程度,具體要看個人破產制度怎麼設定。同時,還需要建立有效的破產審判體系。

按照《方案》,個人破產制度要分步推進,重點解決企業破產產生的自然人連帶責任擔保債務問題。明確自然人因擔保等原因而承擔與生產經營活動相關的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逐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符合條件的消費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最終建立全面的個人破產制度。

完善相關配套是關鍵個人破產,債務問題怎麼解決呢?

他說,轟動一時的山東聊城「辱母案」,就是因為債權人當眾羞辱債務人,從而造成悲劇。

2007年,我國正式實施《企業破產法》。經過十多年的發展,破產已經為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和企業接受。而由於一直沒有個人破產制度,因此這部《企業破產法》,被稱為「半部破產法」。

7月16日,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文中簡稱《方案》),提出研究建立個人破產制度,重點解決企業破產產生的自然人連帶責任擔保債務問題。明確自然人因擔保等原因而承擔與生產經營活動相關的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逐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符合條件的消費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最終建立全面的個人破產制度。

在張少華看來,建立個人破產制度,存在着法律基礎。「相關內容主要體現在執行環節。比如欠錢無法償還,在強制執行制度中,除保留一定的基本生活保障之外,債務人的資產、收入要被強制執行,拍賣變現等都可以。」

暢通市場主體「退出」渠道

對於「老賴」來說,個人破產制度是不是一種保護?對此,張少華認為,現行出台的一個法規制度,對於老賴的相關信息進行了公開,並限制其高消費。「『老賴』作為個體,合理的要求還是應予保護,比如人格不能受侮辱、基本生活要保障等。」

打破傳統債權債務觀念所謂個人破產,是指自然人的債務到期后,全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由法院宣布破產,並對其財產進行清算和分配,在破產程序完成之後,對未能清償的債務進行豁免。目前,個人破產制度已經在多數國家和地區實行。

張少華說,有些糾紛可以通過和解的形式解決,有些則無法和解,如果沒有個人破產制度對雙方權益進行及時化解、保護,越積越多的情況下,就會對經濟發展造成不好的影響。

「隨着市場經濟的發展,人們願意藉助于貸款、民間借貸等多種方式的融資實現創業夢,這也就帶來很現實的問題,即經濟糾紛逐漸增多。」

他說,再比如債務追償問題,債權人一旦發現了債務人有了新的財產收入,就可以立即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此外,還包括嚴格禁止私下進行人身傷害以及人身限制、債務人嚴禁高消費等。「相關條款有了,但是沒有一部系統、完整的個人破產法律制度。」張少華說。

對於很多老百姓來說,「個人破產」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名詞。「說熟悉,是因為一些名人的破產新聞經常見諸媒體,比如香港明星鍾鎮濤的破產等,老百姓關於『破產』這個詞聽得比較多了。」南京市破產管理人協會秘書長張少華說,但如果是變成我們生活中的一項法律制度,具體怎麼操作、有哪些影響等,就顯得比較陌生了。

長期以來,欠債還錢,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如果實施個人破產,那欠下的債還需要還嗎?如果要還,該怎麼還?

債務豁免,是備受關注的焦點。仇連明介紹說,在目前的企業破產案例中,對相關聯的個人責任有免責、有條件免責和混合免責等處理方式。他認為,個人破產制度需要關注兩點:一是企業破產後產生的自然人連帶責任擔保債務可依法合理免責;二是自然人因高利息、高消費、擔保等帶來的債務可依法合理免責。「絕大部分企業債務與企業股東、法定代表人及其關聯的多人有擔保關係,那麼,債權人在企業破產後,就不能繼續追償。否則,企業重整了,但企業主仍然債務纏身,無法再生。」

對於責任問題,張少華認為,未來的個人破產法中,對禁止人身傷害、保障基本生活等應該給予保留,至於對未來財產的追償,應該有一個時間期限。「對債務人的保護,不僅是現在的保護,也是對其獲取新的生存和發展的保護。」他說,如果追償制度不改變,這個人就失去了發展機會,無法重生。

從這個角度來說,個人破產制度打破了傳統觀念中的債權債務關係。

仇連明認為,好的營商環境離不開健全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市場主體退出制度中重要部分是破產制度,而個人破產制度又是破產制度重要組成部分。「從我國市場主體來看,除了公司外,還有個體工商戶等多個市場主體,僅有企業破產法,無法解決個體工商戶等自然人承擔無限連帶責任的破產問題。」他說,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就對市場主體高質量退出提出了高要求。

「欠債還錢」「父債子償」「夫債妻償」等等債務關係,已經在老百姓的觀念里紮根。事實上,在這種債務關係的觀念之下,債務人以及債務人的親屬,由於無法償還債務,悲劇事件時有發生。對此,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破產重組部主任仇連明認為,個人破產制度有助於規範債務人的財產分配和債務清償,防止無序分配及清償。

記者 趙偉莉實習生 洪 葉 華 宇

今日关键词:陈小春宣布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