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伊春市主观-因“打油诗”被治安法处罚的行为人-西充新闻

  • 时间:

郑爽与张翰同框

的確,在現實中,所謂形象也是投資環境之一種。詆毀形象,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對投資環境的損害。但是,「打油詩」既是一種文藝化的主觀表達,其效果是否一定就會「給社會造成惡劣的影響」,這是大可商榷的一件事。因為「打油詩」的聞觀者,其反應也只是一種主觀的反應而已。這就如同聞觀上述「打油詩」事件的人,其主觀反應是與「打油詩」「給社會造成惡劣的影響」相反,還是會對伊春市的形象乃至投資環境產生其他什麼反應,這不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嘛。

顯然,一個人主觀認為構成「詆毀」的言論,在其他人眼裡可能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辭。當然,問題的關鍵並不在於哪一個人的主觀認識如何,其主觀認識是否就是定奪某種行為的標準,而在於所謂「詆毀」是否為治安法制裁的客體,以及「打油詩」能否構成治安法所制裁行為的必備要件。如果那些「打油詩」不過是言詞激烈甚至出格一些的批評意見,不過是對政府相關部門工作及其成果表達不滿的諷刺和嘲笑,那麼,動用治安法對此處罰,就是對法律的不當適用。

從上述通報看,因「打油詩」被治安法處罰的行為人,其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只能是「詆毀伊春市形象」,以及「給社會造成惡劣的影響」。不過,既是「打油詩」,說到底也是「詩」之一類,也無非是語言不那麼講究甚或有些粗俗、但卻易記上口的順口溜罷了。眾所周知,所謂「打油詩」,大都誇張、詼諧不嚴謹,言「詩」所不便言,歌「詞」所不能歌。然而,無論「打油詩」如何言寫,它也只是言寫者的主觀感受及其表達能力和水平結合的產物。對同一件事,智者仁者看法對立,甚至智者圈內、仁者之間對同一件事的相同看法,其表達形式也大有不同,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任達華被刺受傷不是娛樂新聞

伊春市有關部門的上述通報引發輿論關注。利用治安法打擊和制裁表達主觀感受的言論,這種裁量是否符合立法本意,法律適用是否恰當,行為與處罰是否對應,立法機構和法律監督機構都應及時介入,給公眾以交待,為行為划新界。實際上,公眾輿論之所以對上述通報反應強烈,正在於伊春市有關部門對治安法的適用實踐,已經超出了公眾對治安法乃至對法律的一般理解與遵循。

網上發佈詆毀伊春市形象「打油詩」,4人被拘2人被教育訓誡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所謂「打油詩」,雖難登文學的大雅之堂,拿不上詩歌詞賦的檯面,但也仍然是文藝表達的一種形式。有關部門既然通報某些公民的言論形式為「打油詩」,這就實已認定其言論非為誹謗,更非為勒索。而以「打油詩」形式表達的言論,又如何能構成治安法所制裁的行為,其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何在呢?

光明網評論員:昨天(7月21日)有媒體報道說,7月18日,黑龍江伊春市有關部門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公安機關處理多起利用互聯網詆毀我市形象案件》的通報稱,伊春市公安機關「對在互聯網上發佈詆毀該市形象『打油詩』的多名行為人進行了相應的處罰」:「今年5月,鐵力市居民王某某、蔣某某,伊春區居民侯某某、莫某某先後在眾多微信群內肆意發佈詆毀伊春市形象的『打油詩』,給社會造成惡劣的影響,公安機關將此案偵破后,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處罰法相關條款治安拘留4人,教育訓誡2人」。

一般而言,言之有物之物總要有所指。如果聞「指」即怒,動怒即抓人,那麼,大話空話套話假話就有空間。如此,則李白杜甫也必成詆毀誇張的典型,其「影響」之大,不早該被拿進大獄?

    

今日关键词:女白领发量剩3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