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汉医生跟随北京医疗队出征“归来”武汉-运营小帮手
点击关闭

武汉北京-肖汉医生跟随北京医疗队出征“归来”武汉-运营小帮手

  • 时间:

金在中引众怒

「我生於武漢,也是在家鄉學到了從醫的本領。」肖漢說,家鄉有難,作為一名醫者,尤其是專業對口的醫生,他站到最前線是天經地義的。

除夕夜,當家家戶戶都暫時忘卻煩惱,圍坐在桌邊觀看春晚時,肖漢家的電視卻一直黑着屏幕。在校友、同仁的微信群里,他忙着和大家討論該如何支援家鄉,「物資夠不夠?需不需要籌集捐款?」在每個群里,肖漢醫生反覆地問着。他相信,此時海內外所有的武漢醫者,都在做着和他相同的事情。

肖漢退掉飛機票,做好了堅守崗位的準備,他說無論是堅守北京還是支援武漢,自己都義不容辭。記者問他更願意在哪兒奮戰,他仍用了「歸心似箭」這個詞。

「回到駐地的時候我會想,作為醫生,能夠救治這些患者的手段,我已經都用上了,可作為普通人,我到底還能再做些什麼來減輕他們的痛苦。」說著說著,這位堅強的戰士哽咽了。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肖漢醫生。本報記者 和冠欣攝

這種情感,肖漢從未在戰場上流露過,那時,他就是一名沉着冷靜的戰士。「只有脫下防護服以後,我才思緒萬千。」肖漢說,從醫多年的醫者,都會培養出控制情緒的能力,因為如果控制不好情緒,會導致自己判斷及操作的失誤。

本報記者景一鳴和冠欣王雅賢在北京醫療隊里,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肖漢有一個特殊的身份,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武漢人。對於其他隊員來說,馳援武漢是遠道而來,可對他來說,這裏就是「主場」。面對疫情,他心急如焚,面對近在咫尺的家,只能「三過家門而不入」了。

近在咫尺家難回終於,肖漢醫生跟隨北京醫療隊出征「歸來」武漢,以這種方式回到家鄉,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然而,回家的計劃,卻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

「這不僅是遵守醫療隊紀律的問題。」肖漢說,此次疫情來得迅猛,在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切斷傳播途徑是最好的辦法,如果他去見家人,會給雙方都帶來感染的風險。「很多人對病毒的理解仍存在誤區。一個人身上是否攜帶病毒,並不是有或沒有這樣一個非黑即白的問題,而是可能存在量的變化,量變會帶來質變。所以在非常時期,盡量減少人與人的接觸,才是控制病毒傳播的最好辦法。」

遠在北京、難以常回家看看是一種無奈,家門近在咫尺卻回不去,讓他更加難過。「為了大局,請家人原諒吧!」

不一樣的「歸心似箭」自2000年離開武漢,肖漢醫生一直很忙,只有每年春節才能回家鄉看望家人。2019年底,他和往年一樣,早早買好了回鄉的機票。隨着春節臨近,母親從武漢打來電話的頻率也越來越高,肖漢更是歸心似箭。

不過,疫情當前,家鄉人民的臨危不亂更讓肖漢振奮,「我看到醫院里發熱門診的排隊秩序很好,我們武漢人就是這樣,凡遇到大事,心一定能擰到一塊兒去,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這座城市對他來說絕對不陌生,醫療隊駐地和他的家雖然位於這座城市的對角,但若驅車前往,也不過一個小時。相對於北京到武漢的距離,溫暖的家、想念已久的母親已經近在咫尺了。但肖漢明白,今年只是「理論上回家了」,他無法去見家人。

耳聽鄉音痛在心北京醫療隊剛到武漢時,大多數醫護人員都遇到過一個不大不小的困難——面對患者的訴說,他們必須「豎起耳朵」,因為不太能聽懂武漢話。可對於肖漢來說,病房裡聽到的都是鄉音,有時候他還會為患者當翻譯。不過,他聽到的每一句鄉音,翻譯的每一句話,都是來自父老鄉親的痛苦。痛在患者身上,也痛在肖漢的心裏。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肖漢醫生。本報記者和冠欣攝

今日关键词:世界羽联冻结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