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3dapp-夹江新闻
点击关闭

价格保险-我国生猪养殖规模化已经达到了生猪期货推出要求-夹江新闻

  • 时间:

央行择机定向降准

自2006年以來,我國生豬價格已經完整走過了三個周期,每個周期高低點相差超過100%,豬價的波動帶來養殖戶收益大幅波動。

布瑞克·農產品集購網研究總監林國發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生豬期貨大商所研究已經多年,生豬在我國農業和消費者中佔有重要地位,產值大,對個農業和居民消費影響大,且生豬養殖過程有非洲豬瘟疫情風險等問題,對生豬期貨要求更高,並需要考慮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

我國是全球豬肉第一生產大國,也是世界第一需求大國。隨着養豬產業規模化、標準化大幅提升,非洲豬瘟疫情將為期貨質量標準的設計提供條件。

從期貨端來看,其投資者大多是有套保需求、交割需求的企業和部分專業投資者,一般農戶顯然並非合適對象。保險的介入帶來革新。在「保險+期貨」模式中,農戶接觸到的是了解較多、相對熟悉的保險,其獲得的是保險保障。

除此以外,還有投機炒作的挑戰。

上市條件成熟在全球的期貨市場上,開展過豬類期貨交易的交易所還有很多,如美國中美洲商品交易所、荷蘭阿姆斯特丹農業期貨交易所、匈牙利布達佩斯交易所、波蘭波茲南交易所、德國漢諾威商品交易所和韓國交易所等。

截至2018年末,我國年出欄500頭養殖場佔全國出欄比例接近50%,但年出欄萬頭以上養殖場或養殖集團占出欄比例不足20%。頭部排名前十的養殖集團年出欄量不足5000萬頭,相對一年國內7億頭左右的生豬出欄量,佔比仍然較小。

2017年,生豬期貨上市原本準備提速,但由於非洲豬瘟影響,未能掛牌上市。

對於生豬期貨,市場也有不同聲音。

中信建投期貨養殖產業研究員魏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生豬期貨關係重大,各個環節都需要精益求精,在非洲豬瘟背景下,跨省調運困難、交割環節需要細緻討論,畢竟期貨是全國統一價,需要對不同區域市場進行完全理解,才能推出。

馬剛認為,生豬期貨品種是國際市場已經運行的成熟品種之一,國內生豬現貨市場較為發達,而且國內也有過長年的研究經驗,生豬期貨上市的條件是成熟的,推出時間和市場環境沒有任何問題。

9月6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穩定生豬生產促進轉型升級的意見》也對規模化養殖提出了目標:到2022年,產業轉型升級取得重要進展,養殖規模化率達到58%左右;到2025年,產業素質明顯提升,養殖規模化率達到65%以上。

規模化養殖后風險管理需求強烈

林國發稱,自2015年「保險+期貨」試點以來,在生豬領域,目前仍然缺乏大規模應用。主要是保險承保方缺乏相應的對沖工具,難擴大其保險規模,缺乏規模優勢,及相應的風險對沖,提高了保險承保費用,不利於商業化。當前,生豬價格保險仍以政府承擔較大保費模式為主。

今年以來,監管層面多次釋放推出生豬期貨的信號。

目前,我國生豬養殖規模化已經達到了生豬期貨推出要求,年出欄數在10000頭以上的養殖場數量逐年增加,年出欄數在500頭以下的養殖場數量逐年降低。

隨着我國生豬養殖規模化程度不斷提升,生豬期貨上市時機逐漸成熟。

另一方面,規模化養殖后,生豬價格大幅波動給企業經營帶來了較大壓力,產業各主體對生豬期貨等風險管理工具的需求十分強烈。

市場人士分析,我國雖然是生豬的生產和消費大國,但是在國際市場上並不掌握定價權。如果真正參与期貨價交割的養殖戶較少,那麼生豬市場則易受人控制。一旦價格受到期貨市場上佔優勢地位的主體操縱,反而與推出期貨的初衷背道而馳,對生豬養殖行業造成更大的衝擊。

業內人士認為,這些試點打破了期貨業與保險業的壁壘,該模式的誕生有其必然性。

他說,生豬期貨上市需要關註標准品的設計、替代品的範疇、升貼水認定和交割問題,在這方面,可以借鑒美歐,尤其是CME市場的成熟經驗,嘗試試點運行。

這個已經有近30年研究歷史的期貨品種,在非洲豬瘟的背景下,引發市場關注。

在他看來,期貨市場的核心功能是價格發現和風險管理,其衍生功能之一是減緩和熨平市場價格異常與過分波動。生豬期貨成功上市並且平穩運行,可以為生豬行業提供一個定價參考,有利於生豬養殖和加工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也可以為其提供價格風險管理工具,有效鎖定成本和預期收益。如果只是寄希望于生豬期貨保障從業人員的收益,這對期貨市場的認識是不客觀的。

根據中信建投期貨研報,我國生豬期貨之所以遲遲沒有推出,主要是由於我國生豬養殖行業比較分散、市場集中度低,導致各地區生豬價格、質量、品種、運輸等方面難以統一。

最近的一次,是在11月30日的第15屆中國(深圳)國際期貨大會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生豬期貨是我國當下市場特別需要的期貨品種,需要大力推進。「我們將抓緊工作,進一步凝聚共識,儘快填補這一空白。」

在國內現有的主要農產品期貨品種中,豆粕年交易額約15萬億元,玉米3萬億元,棉花10萬億元,白糖7萬億元左右。

從保險端看,靠天吃飯的農業生產常面臨天災威脅,農產品又常有價格波動。防風險、降損失,保險業不可缺位。不過,巨災等危險因素也常給保險業經營帶來大幅波動,在「保險+期貨」模式中,期貨相當於保險的再保險,進一步分散風險。

試點五年的「保險+期貨」模式

事實上,國內期貨交易所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就有過生豬期貨相關品種的交易試點,後來在治理整頓中被關停。2015年,大商所推動期貨公司和保險公司首倡「保險+期貨」模式;2016年,大商所、鄭商所相繼開展「保險+期貨」試點項目。至今,已有玉米、白糖、天然橡膠等十多個農產品種類開展了試點。

全球養豬行業有兩種模式,分別是歐洲模式和美國模式。歐洲模式沒有推出生豬期貨,通過協會的力量,也順利實現了產銷對接,價格也非常平穩。美國模式根據期貨價格發現的功能,生產者根據價格信號來安排生產。

這一模式也獲得了肯定,2016年至今連續四年被寫入中央一號文件。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擴大農業大災保險試點和「保險+期貨」試點,支持重點領域特色農產品期貨期權品種上市。

魏鑫回應稱,期貨是風險規避的手段,不是追求收益的工具。從業人員應當正確認識期貨的作用,在風險防控、平滑利潤上產生較好效果。中國養豬產業和其他任何國家都不可比較,其養殖數量龐大、分佈廣泛,難以形成真正有聚合力和協同力的組織。生豬行業飽受豬周期困擾,上市生豬期貨,為行業提供風險控制手段,無論是養殖還是屠宰,都能從中獲益。同時,對於宏觀資產配置來說,也會起到一定作用,給CPI對沖類資產更多的想象空間。

他說,如果未來豬價下跌,養殖戶可以通過賣出生豬期貨,並買入相應飼料需求的穀物、蛋白等期貨,進行養豬利潤套利。另外,增加生豬期貨,相關金融機構也展開飼料原料相應場外產品,方便養殖戶/企業進行多樣化需求。

馬剛表示,國內生豬養殖企業的風險在於在豬周期中出欄價格走低和區域性的養殖疫情損失。出欄價格走低,理論上可以生豬期貨對衝風險,區域性的養殖疫情損失可以通過申請政府補貼給予補償。如果生豬期貨不能很快上市,那麼生豬養殖企業可以考慮由政府牽頭,和保險公司合作,企業出一部分、政府補貼一部分,通過保險公司保收益或者保價格兩種保險服務。

林國發提到,目前我國生豬流通主要以活豬為主,養殖行業疫情的不確定,是生豬流通及交割的重要影響因素。出於謹慎考慮,生豬期貨推出需要大量的系統化研究,以及產業發育到一定程度。

原標題:條件成熟需求強烈,監管層頻頻釋放推出生豬期貨信號

北京物資學院期貨研究所副所長馬剛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本次非洲豬瘟疫情,應該會加速推動生豬期貨的上市。

由於生豬對飼料的需求量最大,期貨市場上一般利用玉米和豆粕來間接投資生豬市場。一旦生豬期貨上市,將吸引更多的投資者,不僅豐富了他們的投資標的,以前投資玉米和豆粕的投資者也將部分轉移至生豬期貨上。而且,生豬期貨市場體量巨大,也有望成為最活躍的農產品品種。

由於「保險+期貨」模式是基於期貨品種的試點,所以當前並沒有關於生豬的「保險+期貨」項目,但養殖行業已經有許多雞蛋的項目。養殖上游飼料端的玉米也有一些項目,但集中於種植方,作為成本控制來說,豬企並沒有太多使用玉米豆粕方面「保險+期貨」的手段。

林國發認為,期貨具有套保和對未來市場價格發現功能,生豬期貨上市能完善國內養殖產業鏈發展,便於生豬養殖企業和豬肉終端企業化解價格周期風險,便於產業更好發展。目前,我國飼料產業豆粕、玉米、小麥均已經上市,生豬作為豆粕、玉米和部分飼料小麥及麥麩等需求的重要環節,將有利於整個產業鏈的完整,加快飼料、養殖及下游屠宰加工產業的升級。

今日关键词:潜江小龙虾复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