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宝、银联三大巨头相继推出刷脸支付设备-广元市新闻网
点击关闭

支付用户-微信、支付宝、银联三大巨头相继推出刷脸支付设备-广元市新闻网

  • 时间:

淘集集破产

不過,根據10月16日艾瑞諮詢發佈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第三方支付行業數據發佈報告》數據,2019年上半年,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約110.4萬億元,其中,第二季度交易規模約為55萬億元,增速為22.6%。自2018年一季度以來,該交易規模的增速在持續放緩。

大家都說,中國是移動支付發展最快、支付體驗最為便捷的國家之一,習慣了一部手機就能解決衣食住行所有交易的國人,在遊覽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時,常常會感覺被支付時的繁瑣掣肘。

雖然刷臉支付業務在企業推廣層面開展得如火如荼,但從用戶反饋和業內預期來看並不樂觀。11月16日,記者在深圳某設置了人臉識別的大型商超收銀處發現,大多數用戶還是選擇掃碼支付,當記者問及不使用刷臉支付的原由時,用戶均表示擔心泄露隱私,也有人認為「沒必要」。

我國也因移動支付的普及,在行業中孕育出了兩個巨無霸產品,即微信和支付寶。在2017年四季報中,騰訊公布微信支付綁卡用戶已超過8億,微信支付已與近400家銀行進行了合作,並擁有超過3萬家服務商。3個月後,騰訊2018年一季報數據顯示,微信及WeChat合併MAU(月活躍用戶數量)達到10.4億。

4月,支付寶發佈了刷臉支付設備「蜻蜓二代」。同時,支付寶行業支付事業部總經理鍾繇向媒體表示,支付寶投入的30億元將包括用於激勵商戶使用刷臉支付進行數字化運營,以及鼓勵商米、螞里奧等刷臉設備製造運營商等。

作為微信、支付寶以及銀聯的服務商,盒子科技CTO吳松認為,這正是移動支付上半場的終點。「移動支付C端格局已定,支付流量經濟轉化為價值經濟,用戶、商戶增長紅利消失,不可能再出現過去用戶和商戶翻倍的增長速度。」吳松稱,移動支付上半場的結束有五個問題,一是增速放緩,二是人口紅利釋放結束,三是毛利降低,四是成本增加,五是千「付」萬「刷」。也就是說,移動支付行業已經不能再「進場就賺錢」了。刷臉支付能成嗎?

10月,中國銀聯攜手工商銀行、郵儲銀行、中信銀行等60餘家機構,聯合發佈智能支付產品「刷臉付」,銀聯卡持卡人可在「雲閃付」APP上註冊並開通「刷臉支付」服務,選擇一張銀聯卡作為默認支付卡,即可在部分指定門店搶先體驗全新的刷臉支付服務。

「請問您用微信還是用支付寶付款?支付寶刷臉立減5元。」在深圳的一家711便利店裡,店員張昭每天會重複這句話上百遍,但選擇刷臉支付的顧客寥寥無幾。

8月,微信支付正式發佈搭載掃碼器、雙面屏的「微信青蛙pro」,關於此前網絡上流傳的100億元補貼,微信支付方面曾回應《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微信支付在刷臉硬件設備的推廣方面有正常扶持政策,包括對刷臉支付服務商有一定的補貼,主要是基於硬件設備結合刷臉支付筆數的獎勵。

作為聚合支付公司,即提供「多碼合一、一碼多付」的服務商,盒子科技在繼續發佈刷臉支付機具的同時,也將業務重心轉移至運營賦能上。吳松認為,移動支付的增長方式將逐步由用戶數、商戶數和交易額的增長轉化為商戶LTV(用戶終身價值)的增長,為商戶提供的服務逐步由單一的支付收單服務轉化為商戶信息化、增值、金融等多元化服務,渠道也將繼續下沉,由以銷售為主逐漸轉化為以運營賦能為主。

支付寶的的增速也同樣驚人。去年11月底,支付寶通過官方微博宣布其用戶數量突破9億,在兩年的時間內翻了一倍。今年1月9日,支付寶官方發佈統計數據,正式對外宣布其全球用戶數已經突破10億,從9億用戶到10億用戶的增長,支付寶只用了不到兩個月。

不過,與張昭的感受一致,因刷臉支付涉及隱私,商家推廣速度並不如二維碼。跟隨移動支付快速成長起來的聚合支付公司也看到了這一難題,11月16日,盒子科技在推出刷臉支付機具的同時,將業務重心放在了運營賦能上。盒子科技CTO吳松認為,支付企業為商戶服務將逐步由單一的支付收單服務轉變為商戶信息化、增值、金融等多元服務。移動支付拐點已至

今年,微信、支付寶、銀聯三大巨頭相繼推出刷臉支付設備,支付寶4月推出「蜻蜓二代」,微信8月推出「微信青蛙Pro」,銀聯11月推出「刷臉付」。至此,刷臉支付已成為三大巨頭爭奪的下一處高地。

三大巨頭早已看到移動支付行業的瓶頸期,今年,支付寶、微信、銀聯相繼入局,開啟刷臉支付的新戰場。

今日关键词:国奥绝杀塔吉克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