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此加重市场对美国经济担忧情绪并促成美联储再度降息炒作-巴东新闻
点击关闭

博科资讯-以此加重市场对美国经济担忧情绪并促成美联储再度降息炒作-巴东新闻

  • 时间:

俄罗斯遭禁赛4年

美國經濟真的要衰退了嗎?新經濟周期的表現是我們沒有參考依據且不能妄加評論的。不可否認,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存在放緩跡象是事實,同時美國經濟增長2%的水平凌駕於發達國家也是事實,資產價格整體穩定與這一點相呼應。

聯儲有望再減息圖:分析指,美股進入階段性調整是美國經濟繁榮泡沫主動消除的過程 路透社

美元自1985年、2002年兩次高點進入貶值周期的17年間隔如今已近尾聲,多種指標時間點重合並非偶然。美國工業發展需要美國實體企業健康成長,長期虛擬經濟增長的泡沫資產轉向實體經濟需要時間,美股的調整周期並未結束,美股後市寬幅波動或演繹短期暴跌打擊市場信心。若美聯儲降息效果仍然不及預期,美股或將加深回調幅度,以此加重市場對美國經濟擔憂情緒並促成美聯儲再度降息炒作,這同時符合美元貶值保護促進經濟的基本國策。

2018年美股暴跌側面阻止了美聯儲加息的腳步,現階段在美股漲跌速率加快,美聯儲相應選擇實行保護性降息,市場前期輿論鋪墊讓美聯儲貨幣政策「順市自然」,意圖壓縮美元上行空間換取時間。其中重要印證是隨着2019年英國脫歐事態的不斷演繹時好時差,10月英鎊快速反彈成功帶動美元貶值。

10月下旬以來,美國企業財報備受關注,多數企業財報優於預期的表現,伴之美聯儲再度降息25個基點目標利率至1.75%,美股再度上揚迫近前期高點。這預示美國經濟比較穩定,甚至短線為美元升值具有一定支撐,與美國對美元的貶值訴求大相逕庭。畢竟進入10月以來,市場對美國經濟數據表現炒作避重就輕,集中對經濟走勢進行負面渲染,給予美聯儲貨幣政策取向不小的壓力。

二、美元貶值訴求大近十年美國經濟指標增長率一直處於相對理性的區間波動,並非市場衰退論那般過度。尤其是美國具備強大的金融體系與長久戰略性的布局,從布林頓森林體繫到石油美元的鞏固與發展是確認美元地位的基礎,美元的貨幣迴流機制更影響着全球國家被動維持美元的穩定。加之當前美國是最大的黃金儲備國與石油生產國、儲備國,美國經濟又一枝獨秀,成為其對金油兩大商品主動調整結構與消化繁榮泡沫的抓手,更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手段。

一、進入階段性震盪整理2018年一頭一尾,美股暴跌的背景是什麼?─-2018年初美股下跌引起市場熱議,且年末跌幅更甚。話題引出美國經濟衰退、美股上漲終結等多種論調,同時美聯儲年內三次加息與其站在發達國家利率最高點有關,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的太高促使美債收益率上行。伴隨中美貿易摩擦升溫,市場更掀起了一輪債券熱,以至於投機資金轉場發酵與短期效應比較明顯,特別是年初的回調導致市場信心不穩是關鍵。2019年初的上漲似乎消除了「衰退」論,美國一季度經濟指標3.1%的強勢表現支持美股收復跌勢並創出新高,階段性走勢急躁與糾結凸顯。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金融分析師 姜偉男

2019年5月以來,市場再度偏激渲染美國經濟面臨衰退期,並且拿出包括經國債收益率倒掛、全球貿易局勢前景、多種經濟指標下滑等諸多因素炒作。但美股自年初收復跌勢後,其持續震盪並多次觸及新高,這與2018年末市場炒作來源相同但結果相反。股市可以反映出一國經濟的表現,特別是發達國家比較突出,美股的表現正說明美國經濟穩定的現實。

美國在2008年的次貸危機後,其經濟發展開始偏重實體企業與高新技術,這是一次在金融危機中的經濟結構大調整。2008年後,美國通脹指標加入兩項高科技產業成分是最好的證明,並且高新產業的發展使得美國經濟連續擴張長達124個月甚至更久。前文提及美國經濟穩定表現是今年美元與美股上行的重要支持,然而市場根據部分悲觀數據接連唱衰,並調侃美聯儲降息,其目的何在?結合美股走勢看,美聯儲自2015年開始加息並在2018年末達到發達國家利率制高點,這是對全球貨幣政策的制衡,同時也是對美股階段性調整的刺激。美股快速下跌與特朗普的目標不一致,使得他多次指責美聯儲,並表示不希望看到強美元。

美股上漲來源於企業業績利好的支撐,其間不乏投機因素推波助瀾,這與最近一次迫近新高的邏輯相符。但事實上,美股企業進入2019年連續三個季度的利潤減少,企業信心波動較大,惟實際收益率已然超出市場預期,少數企業的衰退炒作與多數企業業績反差較大,市場修正悲觀預期後推高美股。美聯儲年內三次降息的保護性降息對信心提振至關重要,而從美國的多種經濟指標表現來看,此前降息的效果並不理想,難以避免經濟下降態勢。至此,筆者認為,當前優於預期但下滑的企業利潤或不能持續支撐美國股市持續上漲。

領軍智庫美股自去年年底以來暴漲暴跌舉世矚目,其中道瓊斯指數低點為21000點,高點為紀錄水平的27000點,漲跌之間幅度達到28%,超乎尋常的走勢耐人尋味。綜觀美股全年走勢,年初快速上行之後漲跌互現,並且美股企業三季度盈利實際狀況延續了前兩個季度的下滑趨勢,市場僅憑部分企業業績好於預期推動美股上行,動力能否延續不得不畫一個問號。就短期而言,美股是否會重複2018年底的暴跌行情始終是一個風險點。

另一方面,美股進入階段性調整階段也是美國經濟繁榮泡沫主動消除的過程,觀察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過去十年走勢,美股在四季度呈現技術調整曾有五次,且在2018年出現明顯的回落,這說明美國經濟正進入結構性調整周期或對2008年的經濟結構鞏固加深,其中貿易戰的演變是美國實體企業擴展市場的契機,美元貶值訴求不可逆轉。

由此觀察美股整體走勢,自2018年進入高位震盪期,美聯儲縮表與加息是美股十年牛市趨勢性變化的根本原因,畢竟追本溯源美股自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的上漲是美聯儲貨幣寬鬆政策與美國經濟復甦的結果。

今日关键词:普京回应禁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