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采用负利率等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概率正在上升-阳高新闻
点击关闭

包括银行-美联储采用负利率等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概率正在上升-阳高新闻

  • 时间:

中国联通被约谈

越來越多的分析師認為,美聯儲採用負利率等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概率正在上升。

他稱,在負利率下,存在明顯的借貸動機和儲蓄厭惡情緒,即龐氏金融——它會徹底改變時間偏好,驅使人們借明天的錢供今天消費。對於企業來說,舉債比發行股票更可取,企業的槓桿程度越來越高。對於家庭來說,較低利率鼓勵其通過借貸來購買資產。

而對於負利率對銀行盈利能力的影響,她表示,實證分析表明,截至目前,對銀行凈利息收入的負面影響已被更多銀行貸款的好處以及更好的宏觀經濟環境導致的撥備和減值成本降低所抵消。

古根海姆全球首席信息官米納德(ScottMinerd)也表示,美聯儲將不得不開始一輪降息周期,而這可能引發資產泡沫,迫使其在未來將利率降至零甚至負值。

拉加德稱,在理解負利率對歐元區公民的影響時,重要的是對所有發揮作用的機制採取全面的評估。一方面,銀行可能決定將負存款利率轉嫁給儲戶,從而降低儲戶的存款利率。另一方面,存款人也是消費者、工人和借款人。因此,他們會受益於更強勁的經濟勢頭、更低的失業率和更低的借貸成本。從各方面考慮,如果歐央行不採取包括引入負利率在內的非常規貨幣政策,歐元區民眾的境況總體上會更糟。

具體而言,其認為負利率的好處在於允許美聯儲在面對零利率界限和平坦的收益率曲線時放鬆政策。而危害包括金融中介問題、市場運作擔憂、潛在的政治反彈等。並且,一旦市場猜測美聯儲已達到其生命周期的政策無能程度,這些措施都不足以阻止市場崩盤。

9月4日,拉加德參加了歐洲議會經濟和貨幣事務委員會聽證會。在其提交的報告中,拉加德對包括歐央行未來貨幣政策、負利率等76個提問進行了書面回答。

負利率或僅是一種「麻醉藥」那麼,負利率政策的作用究竟如何呢?直到目前,分析師和央行官員、經濟學家對此都莫衷一是。

美銀美林的報告稱,海外負利率以及負利率對貨幣市場功能(如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美聯儲基金交易影響等)、養老金償付能力和銀行盈利能力等金融中介問題會產生好壞參半的結果。

引入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近日被問及美國負利率發生的可能性時稱,「首先我們需要注意到全球的人口普遍呈現老齡化,人們的期望壽命越來越長。其次,我們看到美國國債30年收益率比較具有代表性,它代表了當前資產的實際收益率。對於美國及其他國家和地區而言,利率下行都只是時間問題。我們應該繼續關注30年美債收益率走向,它會告訴我們接下來利率會走向哪裡。」

2014年6月,歐央行率先將存款便利利率降至-0.1%,隨後於2014年9月、2015年12月和2016年3月分別降息至-0.4%。日本央行也於2016年2月起實施量化質化(QQE)政策框架,對商業銀行在日本央行的部分存款準備金實施負利率。

方正證券此前的一份研報也表達了類似觀點。其稱,負利率政策只能是經濟的「麻藥」,僅僅是為結構性改革爭取時間,無法從根本上醫治經濟存在的結構性問題。負利率的大範圍推行說明全球已陷入流動性陷阱。

「雖然從目前的位置來看預測美聯儲進入零利率時代恐怕有些早,但是利率市場上已經出現了美國會在未來幾年裡跌入負利率區間的可能性。」他稱,要密切關注2021年3個月Libor低於零的概率,「根據我們的計算,美元3個月期Libor在2020年底和2021年底跌至負利率區間的概率分別為約2%和4%。」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正在與經濟衰退作鬥爭。最終,我們將走向負利率。我認為這是美聯儲想通過先發制人來避免的,但經濟內部的結構性力量,比如人口結構和日本、歐洲的負利率,將給利率帶來非常大的下行壓力。」米納德稱,「最終,美聯儲將再次實施量化寬鬆政策,其唯一可能做的就是吹大資產泡沫,但泡沫最終會破裂,造成一個比他們今天面臨的問題更大的問題。」

美銀美林利率策略分析師卡巴納(MarkCabana)同樣悲觀。他稱,目前美聯儲距離零利率還有8次25個基點的降息空間,市場已經預測到2021年底美聯儲將會兌現其中5次降息,這意味着美聯儲的常規性貨幣政策工具已經沒有太大空間,甚至連非常規性手段的空間也很有限。

米納德稱,「貨幣政策不會解決經濟中的弊病,而這些弊病與供應方面的關係更大。無論我們從現在開始直接陷入衰退,還是美聯儲設法讓經濟再膨脹,我們都會駛向同一個終點(負利率)。而負利率也許能爭取到一些時間,但清理階段將比我們現在直接陷入衰退的情況更糟。」

他指出,持續的宏觀不確定性使得美債收益率曲線持續平坦,這將會削弱美聯儲的政策工具箱,或令美聯儲更快地觸及非常規寬鬆政策的邊緣——這些政策包括收益率曲線控制、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和美債收益率曲線扭曲,甚至是負利率政策。

與科魯迪爾一樣對負利率政策持較正面看法的還包括候任歐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

有趣的是,此前曾稱讚德國首次以零票息發行超長期債券、並藉此向美聯儲施壓、敦促後者進行更大力度降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卻扭轉態度稱,不希望看到美國出現負利率。

美國經濟研究所(AIER)近期發表的宏觀經濟評論員勞埃德(ColinLloyd)的觀點文章稱,根據時間偏好的概念,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必須有激勵才能使經濟人推遲消費,正利率就是這種激勵。而如果國家或央行的行動導致利率為負,那麼時間偏好就會逆轉,傳統的經濟激勵機制就會被破壞。

方正證券將負利率政策的目標細分為防止本幣升值、達成2%的通脹目標、降低貸款利率和刺激信貸四個目標維度,對歐日央行的負利率政策進行了評估。其總結稱,四個維度中,除降低貸款利率這一目標效果明顯,其他目標實現情況均不理想,通脹雖然提升,但完全沒有達到2%的目標,信貸上漲也不全然是負利率政策的功勞。

不過,拉加德也坦言,負利率政策持續得時間越長,監測負利率政策未來是否會出現不利的副作用越重要,這不僅關係到貨幣政策的傳導,還關係到金融穩定。

「問題在於,美國爭吵不斷的國會要等到何時才會修改《聯邦儲備法》呢?」他質疑。

美銀美林分析師哈內特(MichaelHartnett)也指出,雖然現在討論美國進入負利率時代看起來為時尚早,但美國進入負利率時代的可能性已經出現了不可忽視的提升。更為重要的是,一旦跌入負利率區間,美聯儲恐怕沒有太多有效的政策工具可以使用。

在卡巴納看來,美聯儲目前只有一種能夠取代非常規政策的方法,即美國國會修改《聯邦儲備法》,允許美聯儲購買股票這類的非政府擔保資產。但此舉並非美聯儲能夠單獨決定的。

而從早已引入負利率的歐洲和日本的情況來看,分析師對負利率政策的作用莫衷一是。大部分分析師認為,負利率政策僅僅是經濟的「麻醉藥」,無法實質性解決結構性問題,對其可能帶來的副作用也需要持續警惕。

舊金山聯儲經濟研究部研究顧問科魯迪爾(VascoCrudia)在一份報告中稱,「模型估算表明,在金融危機發生后,將聯邦基金利率的有效下限降至-0.25%可以使經濟衰退在低谷徘徊的時間減少一半,並加速隨後的復蘇。」

今日关键词:质疑天猫双11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