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安排75399亿元-浑源新闻
点击关闭

中央地方-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安排75399亿元-浑源新闻

  • 时间:

狮航空难最终报告

此外,中央承擔國家高速公路建設資本金中相應支出,承擔普通國道建設、養護和管理中由中央負責事項的相應支出。

汪苑暉分析,本次方案適度加強省級政府承擔交通運輸基本公共服務的職責和能力,避免將過多支出責任交由基層政府承擔。這體現出中央財政在保障重點項目建設、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方面的重大改變。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方案強調通過加強上級政府對下級的支持,統籌省級資源解決交通領域發展不平衡問題,有利於為部分財政較困難的基層政府減負。

作為中國固定資產投資的重要組成部分,交通運輸年投資額高達數萬億元,是當前穩增長的重要抓手。

從上述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央和地方在本級收支上的差異。

按照國務院的要求,今明兩年是央地關係基本完成主要領域改革的階段,在教育、醫療衛生、國防等領域試點改革后,交通運輸領域央地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改革方案也正式出台。

這也意味着,交通運輸領域的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的改革一旦落地,將對全國穩增長預期產生積極影響。

據統計,近年來我國一般性轉移支付佔比不斷提高,2019年中央對地方一般性轉移支付預算3.9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0.9%。其中:西部地區1.71萬億元,佔比44.4%;中部地區1.65萬億元,佔比42.8%。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認為,轉移支付的原則就是「抽肥補瘦」,各省由於財力不同在中央的話語權也不同。「把一些事權上移中央后,從全國範圍看,有利於中央統籌協調,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

從交通運輸部公布的數據看,今年前5個月,交通固定資產投資完成10138億元,同比增長7.3%,較去年全年加快6.6個百分點。其中,公路、水路完成投資7537億元,同比增長4.8%;鐵路完成投資2244億元,同比增長12.6%;民航建設完成投資357億元,同比增長39.5%。

一位財稅研究人士分析,地方政府有多大的事權就要匹配多大的財力,但多年的實踐卻證明,對於財力並不充足的地方政府來說,單純依靠中央轉移支付來彌補的方式還不足以解決問題。

常規邏輯下,地方政府的財力應與其事權相適應,也就是說地方政府有多大的事權就要匹配多大的財力,但長期以來,中央和地方各自在收支方面責任的不匹配使得央地關係改革存在難度。

根據49號文規劃,2016年選取國防、國家安全、外交、公共安全等基本公共服務領域率先啟動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2017~2018年爭取在教育、醫療衛生、環境保護、交通運輸等基本公共服務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2019~2020年將基本完成主要領域改革。

再以公路項目為例,中央承擔國道(包括國家高速公路和普通國道)的宏觀管理、專項規劃、政策制定、監督評價、路網運行監測和協調,國家高速公路中由中央負責部分的建設和管理,普通國道中由中央負責部分的建設、管理和養護等職責。

中誠信研究院宏觀金融研究部研究員汪苑暉認為,方案指出在完善中央決策、地方執行機制的基礎上,適度加強中央政府承擔交通運輸基本公共服務的職責和能力。

對於改革進度,施正文認為,按照國務院的要求,明年改革要基本完成,但是從當前經濟形勢看,全部完成也存在一些不確定性。「目前很多方案是國務院層面發佈,未來央地關係改革內容要上升到法律高度,還需要很多程序,從改革進度上看,首先要確保穩增長,但交通領域改革方案的實施,有利於加快後續改革的推進。」

和其他方面改革一樣,交通領域此次也提出要適當加強中央的財權事權管理,並把公路領域的「界河橋樑」和「邊境口岸汽車出入境運輸管理」,水路領域的「國境、國際通航河流航道」管理等上划為中央財政事權。

「預計未來改革方面,中央可能在國道等交通設施規劃上,增加對財政實力較弱地區的基建傾斜。」她補充道。

支出方面,1~6月累計,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支出16890億元,同比增長9.9%;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6648億元,同比增長10.8%。

這或許意味着,涉及全國性的公共服務領域改革,適當加強中央財權事權的信號將明晰。

「解決的辦法主要有兩個:一是中央本級收入划轉時,可以按照稅前收入直接划轉到地方,增強其財力。二是減少地方事權,把事權劃歸中央,使其在全國層面進行統籌,慢慢減少對地方的轉移支付。」施正文說。

事權上移此次交通領域的改革主要是對公路、水路、鐵路、民航、郵政、綜合交通等6個方面改革事項的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進行劃分,同時對現行法律法規沒有明確的財政事權劃分事項進行確認,方案于 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介紹,當前中央和地方財權和事權關係中,中央事權相對較少,但本級收入比較多,地方事權多,但地方本級財政的保障力卻較低。

轉移支付方面,今年中央財政加大了對地方的轉移支付力度,2019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安排75399億元,同比增長9%,增量為歷年最大。根據統計,近年來中西部地區轉移支付規模佔全國近80%。

從交通領域的改革方案看,相比持續增加中央轉移支付的比例,財權事權上移中央似乎更利於穩定經濟。

服務均等「財權事權上移中央並不是指所有項目,主要還是一些全國性的項目。以交通領域為例,區域性項目包括省道縣道的事權管理仍會歸屬地方政府,中央不會一刀切全部上移。」上述財稅研究人士告訴記者。

據悉,2016年國務院發佈《關於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49號文」)。

以今年上半年的數據為例,財政部數據顯示,1~6月累計,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1589億元,同比增長3.4%;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56257億元,同比增長3.3%。

今日关键词:中国男乒3-0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