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半年江苏经济总量与广东差距为1478.41亿元-高考资讯
点击关闭

云南汽车-2018年上半年江苏经济总量与广东差距为1478.41亿元-高考资讯

  • 时间:

特朗普会见刘鹤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雲南發電量為1465.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8.6%,其中水電發電量同比增長了25.8%。而內蒙古、山東、湖北今年上半年發電量的增速分別只有9-10%。

為什麼雲南今年經濟增長最快?主要原因是雲南水電快速增長。

過去多年,內蒙古、天津、重慶、貴州、西藏曾列全國經濟增速第一,有不同的原因,比如內蒙古的主導煤炭產業、重慶的主導汽車產業一度產量位居全國第一。這導致內蒙古經濟增速自2002年開始連續8年居國內各省區市第一位,2005年增速達到了23.8%。

手機和汽車產量下降,已經影響到全國集成電路產業,今年上半年集成電路產量為791億塊,同比下降了2.5%。

其中,廣東、江蘇今年上半年經濟總量在5萬億元、4.8萬億以上,兩地今年全年經濟總量有望接近和超過10萬億元。山東今年上半年經濟總量為4.18萬億元,浙江、河南、四川今年上半年經濟總量在2萬億元以上。

從各地經濟總量位次看,河北、上海、內蒙古、吉林的經濟總量分別比上一年同期有所下降,湖南、福建、山西、黑龍江經濟總量位次則有所提升。

從經濟增速后十名看,包括東北三省、西北三省區(青海、新疆、陝西)、華北兩區市(天津和內蒙古),華東一省(山東),中南一個自治區(廣西)。其中,吉林、黑龍江、天津的經濟增速分別為2%左右、4.3%左右、4.6%,均低於5%,為經濟增速最後三名。

不過,受手機、汽車等產業產銷負增長的影響,全國區域經濟正在大洗牌,很多過去增長較快的地區,包括上海、廣西、山東、陝西等地,今年經濟增速失速明顯。鑒於產能過剩以及居民消費受限等原因,上述兩個行業佔主導的省域經濟將繼續受到影響。

沒有永恆不變的需求高增長行業,像中國汽車、手機、空調、筆記本電腦產量在3000萬輛、18億台、2億台、3億台的水平,從全國乃至世界而言,的確有過剩的風險。另外,大量的汽車限行限購政策等,都會限制汽車等產品的消費。

但是,今年上半年多個省市自治區經濟總量排名下降。其中,河北經濟總量被湖南超過,位居全國第九名,湖南經濟總量位居全國第八名。上海經濟總量被福建超過,只排名全國第十一,福建成為全國第十經濟大省。同時,今年上半年內蒙古和吉林的經濟總量,分別被山西和黑龍江超過。

從手機產量看,今年上半年上海減產了32%,河南減產21%,廣東減產11%,江蘇減產9.3%,但是四川手機產量6106.92萬台,同比增長215%。

因此,今年以及未來幾年,全國區域經濟會呈現繼續大洗牌的情況。這種洗牌會導致經濟大省強者越強的情況發生,經濟總量差不多的大省之間,經濟差距會快速拉大,經濟總量不同級別的省份,差距也會迅速拉大。

比如,今年上半年,從名義地區生產總值(GDP)增速看(未去掉物價),廣西、吉林的名義經濟增速低於2%,吉林甚至接近零增長。另外,天津、黑龍江的名義GDP增速低於5%,重慶、遼寧、上海、山東的名義GDP增速只有5%左右。但是,浙江、湖北、山西、四川、西藏、雲南的名義GDP增速都在10%以上。可見,從現價名義GDP看,不同省份之間經濟差距會迅速拉大。

2018年上半年江蘇經濟總量與廣東差距為1478.41億元,今年上半年擴大到1918.47億元,山東與江蘇的差距從2018年上半年的5205.46億元,擴大到今年上半年的6759.4億元。河北與四川的經濟總量差距,從2018年上半年的1726.47億元,擴大到今年上半年的2817.2億元。

雲南水電發展迅速,與當地水電豐富,國家推動跨省水電交易有關,未來隨着電力市場化推進加快,雲南仍有保持經濟快速增長的有利條件。

對於一個地區而言,什麼行業未來需求大,難以靠有關部門規劃出來。還是要改變營商環境,促進投資需求增長,讓市場選擇創造性產生新興的快速需求商品,進而促進經濟快速平穩增長。

從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低於全年預期的地區看,有吉林、黑龍江、海南、陝西、山東、內蒙古、青海、遼寧、江蘇等地。

上半年哪個地方經濟最好?21世紀經濟研究院匯總各地今年上半年數據發現,今年經濟總量前7名排名沒有發生變化,廣東仍為全國第一。但是從增速看,經濟黑馬已經出現,雲南經濟增速首次成為全國第一,告別此前重慶、貴州、西藏一度成為全國經濟最快的時期。

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排名後半部分的地區,包括西北五省區(寧夏、青海、陝西、新疆、甘肅)、東北三省、華東兩省市(上海和山東)、中南兩省區(廣西和海南)、西南一市(重慶)。

從31個省市自治區的經濟增速看,雲南當仁不讓地成為經濟黑馬。上半年雲南經濟增速9.2%,位居全國第一,這也是從半年報看,雲南首次成為全國增速第一。

今年上半年,雲南採礦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1%(其中煤炭開採和洗選業增長13.6%),製造業增加值增長9.0%,黑色金屬冶鍊和壓延加工業增長14.5%(鋼鐵),這導致雲南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9%,排全國第1位。

兩行業負增長引發區域經濟洗牌

雲南經濟首成黑馬各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經濟總量前七名沒有發生變化,依次分別是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四川、湖北。

2010年-2013年,天津經濟分別增長了17.4%、16.4%、13.8%、12.5%,為全國第一。2014年-2016年重慶經濟增速為全國第一,增速分別為10.9%、11%、10.7%。2017年、2018年貴州以10.2%、9.1%的經濟增速躍升為全國第一。西藏在2018年與貴州並列全國經濟增速第一。

為什麼今年以來多地經濟放緩明顯,這與全國汽車和手機產業出現了大幅減產有關。今年上半年吉林、上海、重慶、廣西的汽車年產量分別同比下降了4.4%、17.9%、33.9%、26.8%,湖北、廣東產量分別下降了12.8%、5.9%。

今年以來,各地數據顯示,全國大部分地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其中東北、華北、西北經濟放緩明顯。

雲南2019上半年經濟增速為9.2%,位居全國第一,貴州和西藏經濟增速為9%,同時並列全國第二。江西、福建、安徽、湖北的經濟增速也在8%或以上,位列全國前幾名。

今日关键词:贝克汉姆 姆巴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