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体育有息负债总额高达10亿欧元-济南新闻大厦
点击关闭

体育业务-万达体育有息负债总额高达10亿欧元-济南新闻大厦

  • 时间:

猪肉价格趋于稳定

DPSS業務則是數字媒體解決方案,涉及活動運營、品牌發展、節目製作、營銷服務等環節。雖然2018年該業務的收入快速增長,但這其中有一定的偶然性,即單個項目的收入由2016、2017年的300多萬歐元直接飆升至2018年的673.7萬歐元,持續性存疑。

募集資金主要用於還債此外,IPO發行所募集資金主要用於償還債務也是市場難以接受的瑕疵之一。雖然萬達體育在2019年一季度的資產負債率下降至84%,但值得注意的是,有息負債卻大幅上升,較2018年底增長178.78%。

老股東套現「未遂」智通財經APP發現,在7月12日更新的招股材料中,雖然萬達體育計劃發行3333.33萬股ADS,但其中的近1333.33萬股將由售股股東提供,以當時的發行區間價計算,即售股股東將在IPO中套現1.6-2億美元。

遺憾的是,三次退讓換來的卻是「嫌棄」。萬達體育最終以6美元的價格開盤,較發行價跌25%,盤中震蕩下跌,尾盤再遇拋售,導致收盤價跌至5.16美元,跌幅高達35.5%,市值僅剩7.27億美元。與之前預計最高可達19.9億美元的市值相比,不足零頭,短短14天時間,86個小目標消失不見。

早在2015年的1月21日,萬達集團在北京宣布以4500萬歐元收購西甲勁旅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簡稱「馬競」)20%的股權(該股權於2018年賣出)。僅過20天,萬達便牽頭三家知名機構戰勝11家來自全球的競爭對手,於2月10日以10.5億歐元成功併購總部位於瑞士的盈方體育傳媒集團(簡稱「盈方」)100%股權,其中萬達集團控股68.2%。

但至7月24日時,萬達體育將發行的ADS數量下調至2800萬股,且每ADS的發行價也從12-15美元下調至9美元-11美元。這還沒完,上市首日,萬達體育發佈補充公告再次下調發行ADS的數量至2380萬,且每ADS的發行價格降至8美元。

按照正常的慣例而言,一級市場中的股東在企業上市後會有禁售期,禁售期過後,股東才能陸續在二級市場中拋售股份兌現浮盈。但萬達體育的股東們卻選擇在IPO中便拋售股份,這是否有對萬達體育後續發展不看好的「嫌疑」?

但豪爽併購的背後,卻是債台高築。截至2018年時,萬達體育的總資產為18.83億歐元,總負債為18.92億歐元,資產負債率超100%,2019年一季度則下降至84%。

7月12日,萬達體育在SEC更新招股說明書,計劃在IPO中發行約3333.33萬股的ADS,每ADS的發行價為12-15美元,籌資4-5億美元,按此發行價,上市后最高市值可達約19.9億美元。

在發展上游賽事的基礎上,萬達體育不斷向產業中下游延伸業務,逐漸完成賽事IP、運營、推廣、製作和傳播的一體化業務模式。隨着併購和產業的布局,萬達體育的生態閉環已初具規模。且公司解決了體育公司在中國無法盈利的難題,在盈利模式上相較其他國內的體育企業相對成熟。

募集資金用於償還債務,這也意味着上市后業務的布局和擴展由於缺少資金的支持並不會出現太大的變化,業績在一定時間內也將難有明顯增長,這其中的利弊,市場自然有所權衡。

觀眾性體育一直是萬達體育收入的大頭,佔比接近50%,但由於大型賽事的舉辦有一定周期,觀眾性業務也具有周期性,這就導致該業務的成長性較弱,從2016-2018年,觀眾性業務收入有所波動,卻未見明顯增長。

但該戰略的問題在於,大眾參与性體育的毛利率有所下滑,受該業務的拖累,萬達體育2018年的毛利率為32.4%,較2017年下降2.2個百分點。在規模與單價之間尋找平衡點,是大眾參与性項目繼續增長的關鍵。

盈方是全球第二大體育市場營銷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體育媒體製作及傳播公司之一。該公司所擁有的版權媒體傳播總時長高達每年4000賽事,日均傳播賽事超過10個,涵蓋25個體育項目,在足球和冬季運動領域全球排名第一,實力雄厚。

要知道,萬達體育一經成立,便與樂視體育、騰訊體育、阿里體育一併被稱為中國「體育產業四巨頭」,但如今三次「讓步」卻未擺脫暴跌命運,市場為何對萬達體育如此「嫌棄」?

而彈性最大的莫過於大眾參与性體育。萬達體育擁有該等賽事的IP,舉辦的項目數量越多,變現的程度越高。但隨着規模的擴大或是上市的需要,大眾參与性體育業務的發展戰略有所調整,即降低來自每位運動員的收入,讓更多的用戶參与到活動中來,以此擴大用戶基礎,走大眾化路線,欲深耕C端。

與此同時,萬達體育的凈利潤增長並不穩定。公司2017年實現了7879.2萬歐元的凈利潤,但至2018年時同比下滑超30%,且2019年一季度由盈轉虧,即使調整后的EBTIDA也同比下滑超40%,主要原因是銷售成本的大幅增加。

同年8月27日,萬達集團再次出手,斥資6.5億美元將世界最大的鐵人三項賽事運營者和最著名鐵人三項賽事品牌的擁有者美國世界鐵人公司(WTC)收入囊中。

產業鏈布局價值暫未釋放當然,萬達體育也有亮眼的一面。

萬達體育在所得款項用途中表示,將把部分募集資金用於償還364天定期貸款融資下借入的4億美元及相關費用,而此筆貸款年利率高達11.5%。由於可見,在萬達體育資金的周轉騰挪中,部分有息負債的利率相對較高,這將加大公司的經營壓力。而截至目前,萬達體育有息負債總額高達10億歐元。

負債雖有所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萬達體育的資產結構依舊有很大風險。2019年一季度時,公司的商譽和無形資產價值為12.31億歐元,佔總資產的比例高達60.7%。這樣的資產結構,並不健康,若商譽爆雷,將對公司的業績造成較大影響,畢竟早在2016年時,萬達體育便有7400萬歐元的商譽減值。

即使在一系列的「讓步」之後,萬達體育(WSG.US)仍「喋血」納斯達克,上市首日暴跌35.5%。

其中,流動負債中的有息負債從2548.7萬歐元增至3.75億歐元,非流動負債中的有息負債從5.36億歐元升至6.28億歐元。

但在成熟的基礎上,短板也是顯而易見的。萬達體育有三大業務,分別是觀眾性體育,大眾參与性體育、以及DPSS業務。觀眾性體育是指萬達體育沒有IP,只能通過與賽事的舉辦方合作,通過媒體分發、贊助和營銷活動的方式實現貨幣化的運動項目,典型的賽事包括世界盃,冬季運動會等。

高額負債+巨額商譽與現在被市場「嫌棄」不同,曾經的萬達體育可謂是風光無限,一經成立便享譽美名,但這與公司的豪爽買買買是分不開的。

即使業務布局已逐漸向生態閉環演化,且破除了體育公司難以盈利的難題,但萬達體育的凈利潤依舊「磕磕碰碰」,在當前的變現模式下,其價值暫未得到體現。

可以說,萬達體育此次上市的失利,是失敗案例中的經典教材。

雖然公司的產業鏈生態閉環布局已初具規模,但當前的變現模式並未能完全體現其價值,在凈利潤不穩定、高額負債、巨額商譽的諸多風險前,萬達體育卻定下過高的估值,且售股股東不顧市場環境任性玩套現,最終導致三次下調發行價格,並取消售股股東的發行也未能保住「顏面」,可惜可嘆。

即使在最後萬達體育迫於壓力,取消了售股股東的發行,2800萬股ADS全部由萬達體育提供。但之前售股股東欲部分套現的行為已讓投資者打了「退堂鼓」。況且由於國際局勢,目前的中概股在納斯達克有所遇冷,萬達體育股東如此任性的行為怕也給投資者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今日关键词:加加食品拟被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