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开奖-业界资讯
点击关闭

产品赤子-赤子城产品用户数量增长至 7.97 亿-业界资讯

  • 时间:

库里复出时间

有注意力的地方就有廣告,快速增長的流量大盤,催生的是同樣迅猛的廣告市場。據艾瑞諮詢,全球媒體廣告支出在 2018 年達到 7211 億美元。移動廣告最重要的載體,就是移動應用。

對於很多創企來說,AI 研發的一個難點在於缺乏數據。沒有數據,算法的優化無從談起。赤子城在 C 端不斷拓展的大量用戶,為 AI 優化同時提供了燃料與應用領域。進而,不斷迭代的 AI 又在精準連接用戶與信息上發揮價值,讓流量價值最大化。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周天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赤子城超過亞盛醫藥,成為2019港股「超購王」

這幾年中國互聯網風口變幻,不少企業被迅速催熟后又重重跌落,留下一地雞毛。赤子城以 C 端作為「長坡」、B 端作為「厚雪」的發展路徑或許印證了巴菲特的那句名言:「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自己的那條又濕又長的雪道,然後滾出自己巨大的雪球」。

從赤子城對 AI 的使用情況來看,其最大的特點在於從業務場景出發,讓 AI 技術發揮實際作用,而不是為了追趕浪潮、製造噱頭設立 AI 部門。根據聆訊披露信息,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赤子城研發人員人數達到 79 人,佔比 43.6%。

赤子城科技(09911.HK)在認購階段獲得散戶認購已經超過 1400 倍,機構認購方面最高定價 1.8 港元/股也超過 8 倍,這一認購倍數也使得赤子城成為了港股市場今年的「超購王」。

Solo Math信息分發體系廣告主方面,2018 年 Solo Math 為 16.5 萬應用提供推廣獲客服務,2019 年上半年這一數字提升至 32 萬,增長了 93.5%,其中包含電商、遊戲、社交的多個重要廣告主行業領域;流量主方面,Solo Math 除了赤子城自研產品外,還對接着 129 萬應用程序(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具有豐富的媒體流量資源。

赤子城的業務主要分為三個板塊:面向 C 端的移動應用產品矩陣 Solo X,面向 B 端的移動廣告平台 Solo Math,以及貫穿兩端業務、起到底層支撐作用的 AI 引擎 Solo Aware。

赤子城 Solo Math 是國內最早使用程序化技術的廣告平台之一,目前提供 DSP(需求方平台)、SSP(供應方平台)、廣告交易平台及廣告網絡的全領域服務。

與此同時,AI 還在自研 C 端產品打造上發揮着重要作用。譬如,在 Solo X 產品的冷啟動階段模型測試、產品內個性化信息推薦、遊戲產品內的自動接管等場景都已經在落地應用。

文 | 周天財經周天財經 原創出品2019 年的中國互聯網多少有些乏味。

根據艾瑞諮詢報告,全球移動互聯網普及率從 2014 年的 32.9% 上升到 2018 年的 47.2%,並預計將在 2023 年達到 54.8%,也就是說,雖然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已經邁過 11 億大關,幾乎全民觸網,但在全球視野下實際上仍有近 40 億人口還沒有觸網。

01   增長源於空白赤子城是做什麼的?赤子城的定位是全球化人工智能信息分發平台。一方面,通過自研 C 端產品矩陣圈定用戶,另一方面,通過移動廣告平台連接全球廣告主與流量主,依靠程序化廣告精準觸達用戶。

具體來說,Solo X 中包括各式各樣的移動應用和插件,涵蓋桌面啟動器、安全、音樂、娛樂、健身以及遊戲等超過 40 款產品。這些產品構成四大矩陣——用戶系統矩陣、健身矩陣、媒體娛樂矩陣以及遊戲矩陣。根據赤子城招股書所披露的信息,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赤子城產品用戶數量達到 6.70 億。

赤子城創始人本人就是技術出身,在北京郵電大學讀研時的方向就是人工智能領域,在移動互聯網早期,大多數產品都比較注重於產品體驗層面的打磨,但劉春河認為只有用戶體驗並不夠,更關鍵的,是「產品要懂用戶」,因此在剛剛出海不久,劉春河便開始着力布局 AI 技術。

比如說位元組跳動,通過旗下抖音、TikTok(抖音海外版)、今日頭條等多款產品(主要是內容型)獲得大量用戶,再溝通過「巨量引擎」進行流量變現。騰訊也通過廣點通作為社交廣告平台幫助廣告主進行投放。百度推廣、Google AdMob、Facebook Business 也都是如此。

專註于互聯網與新金融領域的商業深度報道、人物特寫與戰略分析,關注話題覆蓋電商、新零售、移動支付、在線信貸、房產服務、汽車交易、企業服務等 TMT 領域中與交易相關的賽道,亦關注企業家的心智建設與企業文化。

人工智能引擎 Solo Aware

恆天然:新外企進化論 | 小紅書柳暗花明

根據招股書及聆訊披露數據,赤子城在 2016~2018 年的營收分別為 1.27 億元、1.82 億元、2.77 億元人民幣,複合增長率 42.2%。2018 年上半年到 2019 年上半年,公司營收從 1.17 億元增長至 1.84 億元,同比增長 58.0%。2019 年上半年,赤子城調整后凈利達到 6254 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88.3%,經調凈利率也達到 33.9%,盈利能力出色。

而在日前聆訊過程中披露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赤子城產品用戶數量增長至 7.97 億,較半年前提升了 18.9%。其中,內容型產品(媒體娛樂、健身、遊戲)的用戶數由 1.60 億增長至 2.28 億,增長幅度 41.9%。

03   如何「滾雪球」與許多互聯網公司一樣,赤子城也有着起「花名」的文化,劉春河的花名是「倉頡」,源於「倉頡造字」的典故,大家都叫他「倉老師」。在他看來,和上古大神們相比,倉頡是一個小官,但卻通過造字改變了世界。

有了提前卡位的戰略選擇,穩健的財務表現便顯得順理成章。

擁有自研 C 端產品矩陣及 B 端程序化廣告平台,再由 AI 技術底層支撐,赤子城的「C、B、A」業務模式已經運作成熟,在全球流量生態中發揮着「生產者」和「連接介質」的雙重作用。而隨着 C 端內容產品的比重增加,這家公司也與以內容見長的位元組跳動有了更多相似之處。

2012 年時,趕上移動互聯網的浪潮剛見苗頭,劉春河意識到,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已經領先於世界,為了規避國內巨頭林立的競爭態勢,劉春河開始帶領公司出海。

這種以 C 為主、以 C 帶動 B、以 B 反哺 C 的業務形態,也正是理解赤子城模式的關鍵所在。

比如說,在為航空公司推廣國際航線時,Solo Aware 通過語言、活躍時間、IP、坐標、推測職業等多個維度的刻畫,篩選出最適合的目標人群進行推廣;而針對不同用戶的付費能力及參与能力,Solo Aware 也可以幫助產品和平台有的放矢地採用付費引導或激勵型廣告等變現方式。

這些數據表明,隨着內容型產品用戶數的不斷增長,赤子城已經成為 C 端產品為主的一家公司。

少了大開大合的補貼大戰、鮮見橫空出世的商業模式,各條賽道在激烈拼殺過後都逐漸進入穩定格局。

通過自研 C 端產品圈定大量用戶、積累流量,赤子城在 2014 年開始搭建 Solo Math 移動廣告平台,通過發力程序化廣告,提升廣告主的投放效率,更有效、精準地將廣告內容與用戶相連接。

揭秘阿里輪崗制度 | 蔡崇信網事並不如煙

因此在分析赤子城的具體業務模式之前,有必要先對目前中國以及海外的流量生態狀況進行了解。

因此可以看到,自研移動產品矩陣 + 移動廣告平台,是當下全球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共同選擇。

一言以蔽之,赤子城經營的是「全球流量生態」。

和單純只做移動廣告平台相比,擁有自研產品矩陣的玩家具有明顯優勢。一方面可以在自己的媒體資源建設中有更豐富的選擇,另一方面,產品本身、特別是內容型產品(包括遊戲),具有廣告變現以外的多種變現潛力,比如直播付費、道具內購等等。而最重要的,自研產品所產生的大量數據可以為母體所用,有機會與 B 端業務形成閉合迴路。

02   赤子城的「C、B、A」

當下節點,赤子城對智能技術的應用路徑、在全球戰場做的「注意力」生意,以及 C 端 B 端業務協同的方法論,或許具有特別的啟發意義。

互聯網下半場,出海、向組織要效率、應用 AI、雲計算等先進技術,成為互聯網公司新的共識。

產品專家梁寧有一個論斷是,增長源於空白。

同樣保持迅速增長的還有產品營收,2018 年赤子城產品營收為 9292 萬元人民幣,從 2016 年算起的年複合增長率為 97.2%,而在 2019 年上半年,產品營收已經達到 1.14 億元,超過 2018 年全年,較去年同期同比增長 210.8%。C 端產品在赤子城總收入佔比也從 2018 年上半年的 31.6% 提升到 2019 上半年的 62.1%。

隨後幾年,全球移動互聯網仍在高速發展時,劉春河判斷純移動工具類應用並不長遠,「做 AI,做入口,不做工具」,已經擁有用戶和數據的赤子城開始依託 AI,轉向內容與服務領域。等到國內企業開始抱團出海時,赤子城已經有了較為成熟的業務布局。

程序化廣告可能是最近幾年廣告圈最火熱的模式,實際上,在更廣泛語境被傳播的精準營銷、按行為付費、按展示次數付費等概念都是在程序化廣告的框架下所產生,它的核心可以用四個字概括,「智能投放」。

而在開盤首日,赤子城科技開盤價即報 3.02 港元,較 1.68 港元的發行價上漲 79.76%。盤中漲幅一度達到 123%,摘得開門紅。

高成長,低估值,「桌子上的錢」留得足夠多,獲得投資者追捧,獲得高倍超額認購以及首日大漲便也不難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程序化廣告業務在 Solo Math 平台中佔比已經從 2016 年的 51.8% 增加至 2019 年上半年的 99.8%,幾乎全面實現程序化。

而目前,以印度為代表的新興國家移動流量平均成本仍然很低,僅為每 GB 0.3 美元,作為對比,中國是 1.6 美元,美國則高達 12.4 美元。受此影響,全球所有地區的移動流量消費仍在高速增長,五年符合增長率超過 35%。

左手是自研 C 端產品矩陣,右手是 B 端的程序化廣告平台,兩端業務背後發揮「大腦」角色的是 AI 人工智能引擎 Solo Aware。

- END -周天財經 原創出品 | techfinsight

資本環境收縮,此次赤子城科技的發行 IPO 價格區間定在了每股 1.4~1.8 港幣,總股本為 10 億,因此發行后最高市值 18 億港幣,約合 16.2 億元人民幣。我們按照 2019 年上半年的凈利潤合理推算,其 2019 年全年經調凈利大約在 1.2 億~1.4 億人民幣區間範圍,那麼也就是說,赤子城的動態市盈率最高也只有 13.3。

周天財經 精選代表作攜程弱冠,其命維新 | 阿里技術風雲二十年

我們所處的周邊環境往往局限住了視野,實際上在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進程上,中國遠遠走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前面。因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互聯網公司都將出海視作重要的戰略選擇。

瞄準安卓原生系統不完善的痛點,赤子城于 2013 年推出的第一款產品 Solo Launcher 便大獲成功,上線半年種子用戶就突破百萬,至今登上過 89 個國家/地區的 Google Play 下載排行榜榜首位置。

從全球範圍來看,移動分發的大盤仍在高速增長。根據艾瑞諮詢數據,2018 年,全球移動應用分發市場達到 3652 億美元,並預計將在 2023 年達到 9352 美元。

赤子城,這家在國內有些不為人知的企業,從 2012 年起便駛向海外,通過 AI 技術進行精準高效的信息分發,被稱為「海外版位元組跳動」。6 年時間,赤子城圈定近 8 億用戶,覆蓋超過 200 個國家及地區。2019 年 12 月 31 日,赤子城科技在港交所掛牌上市。

今日关键词:院士蒋亦元逝世